<meter id="kcaje"></meter>

  1. <var id="kcaje"><rt id="kcaje"></rt></var>

    1. <var id="kcaje"><ol id="kcaje"></ol></var>

      1. <input id="kcaje"></input>

        試飛60年鋪就中國通天路 試飛員:"不怕死"比飛行技術更重要(2)

        2019-04-16 16:11 新華社

        打印 放大 縮小

        滑俊(左三)和科研人員一起分析試飛獲得的數據(資料照片)。 新華社記者 吳森輝 攝

        圖為試飛員滑俊(左三)和科研人員一起分析試飛獲得的數據(資料照片)。(新華社記者 吳森輝 攝)

        ■“激情燃燒的歲月”:當時,試飛院的生活條件很艱苦:首先是交通不便,從閻良到西安,過渭河沒有橋,要將車開到大渡船上,擺渡過河。用水更是困難,一口開掘于上世紀50年代初、深80多米的水井,直到2007年還是主要水源地。煤根本不夠燒,家家戶戶都要把黃土、煤渣混在一起做煤坯充作燃料。這是一個力氣活,研究院里幾乎每個男人都有著光著膀子做煤坯的經歷。飛行試驗的條件更簡陋:以測控儀器為例,剛開始用的是自記器——一種極其原始的測控設備,記錄都是用紙卷的,取得的參數也只有幾個。測試幾組數據,就得有幾個自記器。試飛時,飛機上往往裝有幾十個測控設備,把原本就局促的駕駛艙塞得滿滿的。試飛員在駕駛艙里行動十分不便,雙腿常被自記器蹭破皮。后來工程人員把自記器的外形由方形改為圓形后,試飛員才好受些。

        20190416028

        圖為科殲-10試飛總師周自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。(新華視頻截圖)

        在這樣的條件下,能抽調到研究院的人有三個顯著特點:一是年輕力壯,除了院領導和個別技術骨干外,大多是20多歲的小伙子。二是“白紙一張”,無論是試飛員還是工程技術人員,多數人需從頭學習試飛。三是男多女少,1964年從西北工業大學畢業分配進來的周自全,至今還記得當時的順口溜:“樓上樓下,全是和尚。”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那段“激情燃燒的歲月”里,國家級的試飛體系就這樣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來。試飛的機型不斷進步,自記器被磁記錄器所取代,一批成熟的試飛員迅速成長起來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魯路(QM0002)  作者:毛海峰、付瑞霞、陳昌奇

        开心五月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