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kcaje"></meter>

  1. <var id="kcaje"><rt id="kcaje"></rt></var>

    1. <var id="kcaje"><ol id="kcaje"></ol></var>

      1. <input id="kcaje"></input>

        記者探訪"902"基地遺址 白天研究晚上學習搞出中國中子彈

        2019-05-12 16:55 人民日報

        打印 放大 縮小

        位于四川省綿陽市梓潼縣長卿山的中國“兩彈城”正大門(4月2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劉坤攝

        位于四川省綿陽市梓潼縣長卿山的中國“兩彈城”正大門(4月2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劉坤攝

        外墻斑駁的舊瓦房散落在大山深處,毫不起眼。但這里曾有一個絕密的代號——“902”,更連結著許多耳熟能詳的名字:王淦昌、鄧稼先、陳能寬、郭永懷……

        這片位于四川北部山區的土地,曾是我國核武器研制基地所在。上世紀6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20多年間,數以萬計的科研人員堅守于此,我國核彈的小型化和第二代核武器研制,正是在這里踏上突破之路。

        篳路藍縷 創業維艱

        幾棟紅磚外墻的三層筒子樓依山而建,房屋狹仄而簡陋,這就是“902”工作者們住過的宿舍樓。“大多數人是舉家進山的,一棟樓里擠八九戶。”曾在“902”工作的退休干部李銀果回憶,在筒子樓附近的空地上挖幾個坑,圍上油毛氈,便是幾棟樓住戶的公用廁所,“那時建設任務急,條件也有限,能住進這里已經很難得了。”

        1964年10月,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試爆。出于戰略安全考慮,1969年,按“靠山、分散、隱蔽”方針,國家將核武器研制工作從青海搬遷到四川山區。10多個研究所分散隱蔽到深山峻嶺中。

        “那時候一聲令下,大家收拾東西就坐上了東去的悶罐車。”今年86歲的陳俊祥,是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原子工程系首期畢業生,曾任“902”某研究所常務副所長,說起當年的搬遷,老人爽朗一笑,“當時具體去哪里,沒人說,也沒人打聽,都知道這是絕密。為了國家的事業,跟著走就是了。”

        來自天南地北的科研人員,起初被四川山區的山清水秀所吸引。但時間一長,大家體會到這里的陰冷多雨,有時早晨起來,被子都是濕的。“那時的‘902’流傳一句話:我們生活過的地方,青海缺氧,新疆缺水,四川缺陽光。”曾擔任某研究所黨委書記的歐祖全回憶,那時冬天需要運煤儲藏,靠自己動手把散煤打成蜂窩煤,“把煤從樓下背到樓上,燒完火,又要把爐灰背下樓。”

        山區缺水,“902”基地舊址附近的村民,至今還用著基地工作者們打的水井。當年大家挖堰塘、建菜園,“上班圍著儀器轉,下班圍著鍋臺轉”,卻從未有過叫苦聲。“好些是大城市來的大學生,哪吃過這種苦?但沒人打退堂鼓。”陳俊祥說,“那時有外國人說我們的原子彈只能聽個響、不中用,大家都憋著勁呢!要把這顆‘爭氣彈’的技術頂上去!”

        責任編輯:馬群(QM0003)  作者:張 文

        开心五月婷